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经观网 2013-08-19

http://www.eeo.com.cn/2013/0819/248666.shtml

 

 

导语:安倍时代让日本国家重走穷兵黩武之路有了很大的可能。

 

 

 图片

 

 

经济观察网 陈言/ 安倍晋三在2006年担任过首相,201212月,在日本国会中以多数议员推举的形式,第二次担任首相。我们看到,第一次任首相的安倍,积极开展了“融冰之旅”,访问中国,打来了恢复中日关系的大门。但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时,积极推进“价值观外交”。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读卖新闻》给出的解释是,“这是封锁中国的外交”。安倍两次出任首相,在对华外交上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在因肚子疼而卸下首相职位的5年中,安倍最为后悔的便是未能在首相任职期间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对此“痛恨至极”,安倍反复说。即便是第二次当了首相以后的半年多时间,他依旧这样谈自己未参拜靖国神社的心情。

 

2013815日,这天也许是安倍又一个在首相任职期间留下的“痛恨至极”的日子,他未能去靖国神社参拜。虽然让自民党总裁特别辅佐萩生光一代表自己去靖国神社敬献了“玉串料”(从事宗教活动时所供奉的相关费用),并请萩生带话说:“未能在今天(815日)参拜而致歉意。”但这远远不够。

 

其实,安倍首相在815日这天,下了一个更大的赌注。

 

就像两届安倍内阁,中日关系完全不同一样。在战争问题上,安倍做了一个180度大转弯。在815日纪念战败68周年的大会上,当着天皇夫妇的面,安倍不再反省日本在二战等战争中对亚洲各国的“加害者责任”,更没有谈日本坚持了多年的“不再战”理念。

 

为什么安倍特意绕开了这两个对日本国家来说至关紧要的问题?在经济长期失落、民意消沉的安倍第二次内阁时代,日本今后要走什么样的路?安倍虽然没有明说,但安倍内阁的副首相麻生太郎,在公开场合非常明确地说:“我们该向(纳粹)学习。”

 

强化军事力量,炒作与周边所有国家在领土问题、历史问题上的对峙,这是日本过去几年来一直在走的路线,但只是到了安倍时代,才以向纳粹学习、不谈加害者责任、不坚持不再战概念,让日本国家重走穷兵黩武之路有了很大的可能。

 

把日本国家绑在安倍号战车上,这也许是安倍首相最想做的。不论是以首相身份身穿军服出现在日本军车上让网友拍照,还是登上印刷了“安倍领袖”的空中自卫队731号飞机,向全世界展示安倍的历史观,更不用一一去追述安倍首相在哪里谈过不存在从军慰安妇的“强迫性”问题、侵略战争的定义问题。只从安倍二进宫后一个个的表现看,忘却“加害者责任”不谈“不再战理念”,该是安倍内阁通过修宪,让日本重新成为能够对外宣战的国家,在21世纪重新为“自卫”发动战争,打下了牢固的基础。今天靖国神社的游就馆还在谈二战等对外战争是“自卫”战。特别爱谈历史的安倍内阁,最知道“自卫”的历史及未来的意义。

 

忘却加害者责任,不谈不再战是深得日本舆论赞同的。816日,《读卖新闻》用社论的方式“抨击”韩国总统对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批判,间接地支持了安倍的发言。对经济界影响最大的报纸《日本经济新闻》,也用社论的方式直接支持安倍,号召为参拜靖国神社创造环境。好在还有《朝日新闻》那样的报纸,依旧在批评安倍内阁不该忘却日本的加害者责任。但总的来说,安倍首相在纪念仪式上的发言,日本国内舆论支持者居多。

 

这就让我们更加对日本今后的方向感到不安了。如果能够回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话,人们会发现今天的日本已经与那个时候非常近似。三十年代是日本法西斯主义的形成期,那时也有很多政治家像麻生这样鼓吹向纳粹学习的。真正走纳粹之路,需要忘却加害者责任,更需放弃不再战理念。安倍内阁已经完全做到了这点。

话题:



0

推荐

陈言

陈言

269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现任日本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1960年生于北京。1982年大学毕业后,任大学教师、翻译。1989—2003年在日本学习任教。曾任《中国新闻周刊》主笔、《经济》杂志主笔。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