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中国新闻周刊》2011年7月18日

http://www.tstv.cn/article-169835-2.html

  

在松本龙辞职、海江田万里准备辞职、党内大佬要起来围攻的时候,菅直人仍然希望继续干下去。朝令夕改,用人不当,日本政治的无序更多地源于菅直人。

 

“3月11日以后,我讨厌民主党、自民党、公明党。”在2011年6月28日就任复兴担当大臣的记者会上,60岁的松本龙说。人们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日本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逢泽一郎事后反问:“一个专门负责复兴工作的人,最需要的是思考执政党该如何与在野党合作的问题,他这么说话,可见他没有资格负责这个工作。”到了7月1日,松本大臣正式谢罪。

 

  7月7日,除了去内阁开会外,基本上天天坐镇在东京电力公司总部的经济产业大臣海江田万里吐露出希望辞职的意愿。菅直人内阁愈发地艰难了起来。

 

  8日,民主党原总裁前原诚司准备召集所有当过党总裁的政治家去首相官邸静坐,直到菅直人说清楚具体辞职的日期为止。虽然前原的“围城”计划最后因为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反对未能实施,但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舆论界炸响。

 

  “无论首相官邸发生什么变化,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一点不会震惊的。”一位在首相官邸工作的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位官员自菅直人入主首相官邸后,就作为经济方面的专家,把办公地点转到了5层高的首相官邸。他是带着满腔热忱走进官邸的,但一年过去了,除了看到日本政治在一天天地变得无序,在地震核电事故后愈发混乱外,似乎没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事。

 

  7月5日,刚刚走马上任的日本复兴担当大臣松本龙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宣布引咎辞职。

 

松本龙曾想过为复兴倾注全力

 

  7月3日,复兴担当大臣松本龙第一次视察灾区。

 

  “我是九州人,搞不清那些市、那些县在哪里。”松本对受灾的岩手县知事达增拓也说。岩手县靠近太平洋一侧的很多市在3月的地震海啸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没想到复兴担当大臣一来,张口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个,这让达增拓也矮了半截。松本龙这位中央大员,眼中根本没有岩手县。

 

  同一天,松本龙与宫城县知事村井嘉浩的会面也很不愉快。松本龙在会客室等待村井时,当着记者们抱怨被冷落,随后拒绝与村井握手。他又威吓传媒不准对这过程作报道,否则就“完蛋”。

 

  所有日本媒体当天都报道了松本发飙的画面,反复重播的影像更将他的官腔表露无遗,引起一片舆论哗然。

 

  日本外务省一位熟悉礼宾的外交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大臣提前到达会场时,如果会客室内无人,应该在门外等待主人到达后再进去。”

 

  “岩手、宫城都是受灾极为严重的地方,用这样的语气和灾区人民说话,灾区的人受不了,普通民众也难以接受。”政府官员渡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松本龙是民主党内老资格的政治家,并不是毫无经验与根基的政坛新人。松本家族一直是日本部落解放同盟的重要领导。

 

  封建时代,日本那些处理牛羊尸体、在监狱里看管犯人的牢头等低人一等,属于“贱民”,需要居住在特定的地方,不能与普通人通婚。近代日本称这些人居住的地方为特殊“部落”。松本龙的爷爷松本治一郎致力于部落民的解放,号称是“部落解放之父”。松本龙自己现在也是部落解放同盟的副委员长。

 

  松本龙大学毕业后,先从给政治家当秘书开始做起,逐步熟悉日本政治后,在1990年子承父业,从福冈选举当选为众议院议员,三代世袭了政治家地位。

 

  “松本先生语言犀利,很有才华。”家在福冈的一位姓重松的女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20多年来,松本龙在福冈选区从未落选过,其家族三代在选区的经营坚如磐石。

 

  政治上的努力让松本家族在经济上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其家族企业“松本组”以建筑为业,在福冈地区人人尽知。松本龙的个人资产达8.5亿日元,在菅直人内阁排在头一名。

 

  福冈地区的人大都认为松本龙帅气,有些公子哥出言不逊的感觉,但并不是不能容忍。和部落解放同盟的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免不了受到这些人语言粗俗的影响,但待人真诚,处事果断。

 

  2010年9月17日,菅直人当选为内阁首相后,旋即任命松本龙为环境大臣,并兼任防灾的特命担当大臣。日本并没有防灾省,但日本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较多,特别是这些年气候异常,防灾任务较重,菅直人内阁特别让环境大臣负责防灾工作。

 

  “3·11”地震发生后,松本龙走遍了受灾三县的所有主要市区。包括福岛核电站所在的主要城乡。但日本媒体的报道主要放在了首相及官房长官那里,对于本来并没有实职的松本龙,几乎很少注意。

 

  被任命为复兴担当大臣之后,松本龙能够参加内阁会议,直接为复兴申请预算,通常也能比较快地拿到政府对灾区的复兴支援。

 

  “我将和灾区受灾者一起前行。给《复兴基本法》注入灵魂。”松本龙曾说,想过为灾区复兴倾注全力。

 

  松本在辞职时说,自己在过去几个月多次去过灾区一线,当然熟知每个县市的具体情况,为自己那样对岩手县知事说话,非常地后悔。

 

  “菅直人内阁在救灾问题上行动缓慢,大家心里也憋着一口气。”政府官员渡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无序将延续

 

  到7月11日,东日本地区的地震海啸灾害就要过去4个月了。

 

  “十余万灾民依旧在体育馆等地生活,没有正式工作,失去了收入来源,心理压力已经到了极点,而民主党内阁却给不出个解决方法来。”《要素》月刊主编阿部重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在政治动摇不定,负责相关工作的大臣耍态度的时候,完成东日本地区的救灾工作变得更加遥遥无期。

 

  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出事后,所有核电站需要重新评估其安全状况。“日本法律规定,核电站需要在运行了13个月以后,停机一次,在确保安全后,由核电站所在地的政府,决定核电站是停还是继续运行。”日本经济产业省负责过核电工作的官员岩永正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如果各个地方的政府都不同意停机的核电站继续运行的话,在3月11日的地震发生后的第13个月,也就是2012年4月11日以后,日本的核电站便会全部停机,让日本失去1/3的电力。

 

  震后第一个停机的便是九州电力公司的玄海核电站。一直在东电公司办公的海江田万里,亲自去玄海核电站的建站地佐贺县访问,总算让佐贺县松了口,7月18日有可能让玄海核电站继续发电。

 

  但在7月6日,菅直人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突然说:为了确保安全“我们有必要设置新的规定,我已经向海江田经济产业大臣和细野核电大臣发出了指令”。言下之意是玄海核电站还应该再做一次安全性检查。

 

  这让在一线督查的海江田万里腹背受敌。整个6月,海江田万里及经产省、核电保安院的工作打了水漂。佐贺县已经撤回了先前的许诺。

 

  “朝令夕改,用人不当,日本政治的无序更多地源于我们的首相菅直人先生。”阿部重夫说。

 

  但菅直人首相并不这么认为,他依旧在非常勤奋地工作。他准备8月解散众议院,让国民就核电的去留问题进行投票。这是现在日本坊间传得最多的一件事。

 

  7月6日,大家的党总裁渡边喜美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不无讽刺地问:“首相是有祖传宝刀的人。”这里暗指解散议会。

 

  菅直人脸上顿时露出了微笑,他回答说:“谢谢你的热情鼓励。我现在遍体鳞伤,弹尽粮绝,但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最大的努力。”

 

  尽管无序,效果很差,在松本龙辞职、海江田万里准备辞职、党内大佬要起来围攻的时候,菅直人仍然希望继续干下去。

 

  无序也将继续延续下去。

 

 

 

话题:



0

推荐

陈言

陈言

269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现任日本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1960年生于北京。1982年大学毕业后,任大学教师、翻译。1989—2003年在日本学习任教。曾任《中国新闻周刊》主笔、《经济》杂志主笔。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