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言 > 南京与名古屋的友谊,败坏在了河村市长手里

南京与名古屋的友谊,败坏在了河村市长手里

我有一枚34年前名古屋市民送给我的纪念章。这枚像章看上去像是写着一个汉字“友”,但实际上也是日文假名“な”。这是“南京なんきん”与“名古屋なごや”在日文发音中的第一个假名,象征着南京与名古屋的友谊。

    1978年,我从北京到南京上大学。这年南京与名古屋结成了友好城市。是名古屋访华团的一位成员,送给了我们每个参加活动的同学这样一枚纪念章。日本代表团在发言中总会提到1937年的那场大屠杀,对南京、对中国表示了他们发自内心的谢罪,“日中不再战”是从事中日友好的最基本的态度。如果说其后三十余年能让我一直愿意参加中日市民间的友好交往活动,这枚“友”字纪念章发挥着很大的推动作用。

 

    我想任何一位听了名古屋现任市长河村隆之对南京访日团讲话的人,背离了这个“友”字精神,会觉得河村隆之无知且无耻。

    1945年8月16日,河村的父亲、日本陆军第101师团伍长河村鈊男被缴械后扣押在南京栖霞寺。这时距离大屠杀只有8年时间,所有中国人都深知日本军人的残酷,南京地区尤为如此。将在南京被俘的日本军人全部判处死刑,本来并不为过。但不杀俘虏,以德报怨,南京人不仅没有处死河村鈊男等旧军人,反而在46年将其释放。河村鈊男得以回到日本。

   河村鈊男并没有忘记南京的不杀之恩。据报道,2006年,河村鈊男等在南京刀下留人的旧军人,为了感谢南京市民的宽大,特意向南京市送去了1000束樱花和一笔善款,那时河村鈊男重病在身,特意让妻子代为赴宁,完成了心愿。老一代人那种感谢不杀之恩的情感,怎么到了儿辈脱变成了“南京未发生大屠杀”的口实了呢?河村隆之对其父辈之心无知且不孝,做出的怪异结论,便是普通日本人也难以理解。恩将仇报的做法,除了无耻之外,人们还能说什么?

    我们看到在南京市政府对河村隆之的无知与无耻做出强烈反应后,有不少名古屋市民给河村写信,表示支持他的结论。但是这其中有几人知道河村鈊男这位在南京逃生,回到日本后一直未忘却不杀之恩的老人的心情呢?又有几人去过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去看过南京城内外各处被屠杀的地点实况,去了解那段让中国人永远不能忘却的历史了呢?

 

    现在也只有让包括名古屋市民在内的日本民众真正了解1937年发生在南京的大屠杀的真实历史,让人们知道河村鈊男等旧军人对中国的谢罪、赎罪的语言及行动,才能让河村隆之的无知与无耻暴露无遗,让其“在南京并没有发生大屠杀”的谬论不攻自破。这样一来,不仅河村隆之今后不能觊觎日本首相之职位,怕是其名古屋市长的地位都会岌岌可危。河村此次跳梁及彻底的身败名裂,必定让日本那些想在南京大屠杀问题上发点奇谈怪论的人有所收敛。

    名古屋市民送给我的“友”字纪念章,让我相信市民与市民之间会珍重彼此的友谊。距离二战结束已经过去了67年,战争的记忆距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中日不再战”的口号也很长时间没有听到了。记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是为了绝对不让中日再度发生战争,为了在市民间建立起真正的相互理解与友谊,永久地实现中日、亚洲及世界的和平,而绝对不是为了建立仇日情结。

  刻意把南京不杀战俘说成是因为南京没有发生大屠杀,这在逻辑上根本站不住脚,这点普通日本市民是能够理解的。让广大日本市民了解南京大屠杀真情,敞开大门推进与日本市民的友好,河村隆之之辈的无知与无耻自然能大白于天下。因为理一开始就不在河村隆之那里,南京、名古屋市民之间的“友”字肯定能进一步深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