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言 > 日本大地震中的“东电”明暗

日本大地震中的“东电”明暗

  在东京周边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东京电力公司(东电)的影子。只要有电线杆的地方,就有东电。三、四千万人的生活也都靠东电供应的电力来维持,对于东京周边的人来说,缺了首相他们可以不闻不问,但不缺了东电生活就得回到一百年前的明治时代。

    现在日本国民都在眼睁睁地看着福岛,关注着“福岛50勇士”。尽管“50”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虚数,有更多的人冒死参加了这个勇士队伍。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东电福岛核电站事故能否处理好,这不仅事关东电、东京周边的居民,也关联着日本核电事业今后何去何从。

    一个以极好的企业形象出现在民众面前的东电公司,其上乘的服务质量、先进的技术、处理此次事故时职员拼死的工作精神,形成了企业明亮一面,但在这明亮形象的后面,却藏着盲目自大,瞒报事故,推诿责任等种种阴暗面。今天的日本如果不把这些影响国民安全的阴暗部分剔除的话,整个国家将进入到更加失落的状态中。

 

明:一线职员遇到事故后的责任感

    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福岛50勇士”的故事已经在中国广为传颂,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具体哪些人参加了进去,他们分别在做哪些工作。

    50勇士并不全都是东电的从业人员,其中还有东电工业、东电环境工程公司、东芝公司及日立公司等企业的职员。因为核电站的运营由东电负责,但建设核电站的工程公司、生产核反应堆等的厂家,也需派人迅速进驻到核电站应对事故。

    记者采访了四号机组的建设厂家日立制作所。“地震发生后,当天我们就接到了东电的通知,派了十几名技术专家到达现场。3月16日增派50人,17日再派10人,今天我们准备由20人组成的第三队进驻一线。”19日久保公关部长说。该部长还介绍说,日立公司的五百多名相关技术专家,日立公司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合资成立的核电公司技术人员五百多人,组成了一千人的技术后援队伍,时刻准备进入一线。

    50勇士中当然有日立职员在内,但久保部长未向本刊通报职员的具体姓名,职务。“处理核电站事故最重要,现在还不是披露谁在最前线的时候。”久保部长说。近百名日立的核电技术人员一直坚守在核电站周边,数名技术专家站到了最前线。

    东电公司核电站的操作人员,核电站建筑的施工单位,其他核电站方面的技术专家,共同出现在一线,“不分你我,最重要的是处理好核电事故。”在一线的技术人员报告说。

    在第一核电厂厂区内的所有职员,美国媒体给他们冠上了一个“Fukushima 50”(福岛50勇士)的名字,实际上有更多的人在里面,有数倍于厂区内工作人员的候补技术队伍在时刻准备支援前线。日本国内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工作伴随着的危险,但是责任感让他们中间无人退缩。

 

暗:早就有防海啸方面的隐患

    东电在3月11日海啸发生后,其防灾措施不力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科技记者岩谷喜雄在3月15日就开始发表文章,置疑东电在地震海啸方面的防范处理不当。

    “2006年,国会议员吉井先生在国会上就福岛第一核电站是否具有抗海啸能力的问题,进行过质询。吉井议员问,如果出现了1960年智利大地震时发生的大规模海啸,福岛核电站吸取海水冷却炉心的体系,能否保证安全运转?”岩谷记者在文章中说。据他回忆,当时吉井议员就担心一旦取水不成,炉心不能冷却,因而发生熔融现象,届时将出现严重的核电站事故。

    议员在国会上的很多质询,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很多是事先交给被问方的。时任经济产业大臣,负责核电事务的二阶俊博大臣当时就发布明确命令,要东电及时处理。但东电之后并没有给国会一个具体处理的报告。

    福岛县地方政府当然看到了吉井议员与二阶大臣在国会上的辩论。很快也向东电提交了“要望书”,再次指出海啸有可能造成炉心熔融。但是东电依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5年过去了,超过10米高的海啸袭击了东电福岛核电站。

     “我国从未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地震及地震后袭来的大海啸,出现这种事态,我们痛恨至极。”3月19日,东电总裁清水正孝说。从11日发生地震开始,第一核电站的4座核反应堆出现事故,5号、6号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正在建设中的7号、8号,已经基本上没有了续建的希望。

 

明:高超的技术,40年的安全运行记录

    记者曾多次与东电方面的人接触,也采访过数个核电站,观看了核电站外部建筑、装反应堆的巨大金属外壳的制作过程、核燃料的生产工厂,也去看过处理核废料的设施等。公开、透明、技术先进,这些让记者感受强烈。

    一旦发生核事故后,日本国家便会立即启动核灾害对策本部,由首相任本部长。此次则是由菅直人首相直接负责。在这个本部的外围还有一个“核安全委员会”,负责直接给首相提建议,为相关企业、地方政府提供各种咨询。

    在地方上,记者采访过的福岛等有核电站的县市,均设置了“核电防灾专门官”,由他们日常监督核电站安全,在发生事故时,指挥进入防灾体制。制度之完备,无懈可击。

    更重要的还应该是日本核电站40年来无事故的安全记录。2007年也是东电公司,其柏崎刈羽核电站发生了外部变压器火灾事件。这和核电站炉心完全没有关系,但媒体对东电穷追猛打,东电也是能公开的全部公开,让媒体看变压器,看变压器与炉心的距离等等,但日本媒体也还是表示不理解。几年以后,新泻县政府才准许发生事故的核电机组再度运转。

    “核电无小事,日本舆论、政府对核电的监督非常严厉,也让核电站必须保证绝对安全。这也是日本核电最后能让周边的居民放下心来,接受核电站的一个重要原因。”日本核电专家丸彰对记者说。

    在东电核电站出了如此大的事故的时候,东京市民依旧不慌,社会稳定。记者所能联系到的大学教授、媒体高层,现在均在东京,没有看到他们中间的谁此时去关西地区或者是外国开会、采访,就算是有,事后也会立即回到东京。精英不动,让东京市民能放下心来在这里生活。核电站40年来的安全运行,让他们相信今天日本能够渡过这场史无前例的危机。

 

暗:瞒报事故贻误战机

    “东电犯了一个不能容忍的错误,隐瞒事故真相,贻误了最好的处理时机。”和日本首相官邸关系十分紧密的咨询公司总经理吉川明希3月21日对记者说。

    3月11日,地震发生后,东电核电站的电源中断,此时电池开始发挥作用,紧接着备用柴油发电机也开始工作。核电站已经紧急停止运行,冷却系统正常运转,应该说地震给核电站的打击并不大。

    一个小时后,海啸袭来,装柴油的大容器被海潮冲走了,柴油发电机被灌了海水后,停止运转,炉内紧急冷却装置因为停电而不能运行。吉井议员5年前担心的事故发生了。

    东电并没有向媒体、向国家及时传达事故的危机程度。第二天还让菅直人首相去核电站1号机组视察,当时也同样没有对这位大学学习应用物理专业的首相讲明真相。12日1号机组的厂房房顶被内部的氢气炸飞,日本国民才知道他们坚信的核电站出了大事。

    到今天我们依然不能从东电发出的新闻稿中了解到底出了大多的问题,局部的详细数字掩盖着整体问题的所在。现在东电要让6做核反应堆在事故之后活下来的希望已经全无。

    “让这里的核电机组重新启动,估计是没有希望了。”在东电总部直接参与处理事故的经济产业大臣海江田万里19日说。

    早知6座反应堆全都要报废,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进行应急处理要容易很多。可惜东电一直对自己40年来的安全记录抱有信心,以为能度过危机,让核电站重启。此次瞒报,不仅让东电直面重大危机,日本国家也遭受着巨大的危难。

    “地震、海啸、核电危机可能让日本经济损失超过16万亿日元,让GDP下降13%。”《东洋经济周刊》在提前出版的3月26日的期刊上报道说。

    东电的明暗,其实也是日本经济明暗的一种体现。日本经济有可能在失落了二十年后,继续失落下去。 



推荐 15